产品试用
主页 > 产品试用 >

49年国军副师长被抓他却淡定回答:只有知道我的身份

发布日期:2022-01-13 05:23   来源:未知   阅读:

  1949年的失败已成定局,很多地区的军队不战而退。渡江战役时期,我军抓捕了一支正在潜逃的军队,十分振奋人心的是这次行动抓到了一条的“大鱼”,这可是一位副师长级别的军官。然而作为一名战俘,这位高级将领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颓废和害怕,平静得不像是身处敌营更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中。这让八路军战士们都十分的好奇,看着八路军战士们脸上的疑惑,他只是很平淡地表示只有才知道他的身份。这位不同寻常的战俘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他被俘虏了却还如此淡定?

  这位被捕的军副师长名叫李长亨,颇受上级器重,级别很高。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面对八路军战士的审问时,他坚称自己是一名员,是我军潜伏在内部的情报人员,代号黎强。审问人员对他的话十分怀疑,认为此人别有目的,况且他们也从没听说过党内有位代号黎强的同志在敌人内部潜伏。

  在这样僵持的情况下,一个人的到来,才让李长亨的真实身份得到了证实。当时在我军八十八师担任补充训练团团长的钱申夫前来视察,见到李长亨十分诧异,原来二人是延安抗大的同学,李长亨那时的名字叫李唯平。李长亨向钱申夫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并请求他向中央传信,以此来验证他的身份。钱申夫也不相信昔日同窗会背叛自己的信仰,于是答应帮助李长亨向中央传信,成功向中央发去了属于黎强的暗号。中央收到信息后紧急回电:速将黎强同志送往北平。中央的密电无疑是证实了黎强同志的身份,原来这名高官真的是我党安插在军中的高级特工。

  黎强同志原名李碧光,是四川安岳县人,1915年出生于当地一个颇有声望的家庭,黎强同志的家风十分优良,父母十分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培养孩子读书的习惯,所以他自小就饱读诗书,成绩也是十分优异,还考进了当地最好的中学。而黎强之所以走上了马克思主义道路,则是受到了表哥的影响。二表哥姚仲蜀曾就读于黄埔军校,还加入了中国。黎强从小就对这位投身革命的二表哥十分钦佩,并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进步思想,这对他以后走上革命道路有着很大影响。

  1935年,20岁的黎强同志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四川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在大学学习时,他读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进步书籍,更深入的了解了马克思主义,而且加入了共青团,坚定了他的信仰。但走上特工道路,是黎强从未想到过的。其实黎强走上特工道路,离不开一个人的引领,这个人就是他一生的挚友周俊烈。黎强在大学与周俊烈相识,当时周俊烈已经加入了,并在我党从事情报工作。黎强与周俊烈一拍即合,周俊烈十分欣赏黎强,他经常把手下一些简单的情报工作交给黎强,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黎强在情报方面非常有天赋,工作完成得相当出色,周俊烈向党汇报了黎强出色的情报才能,并在党的指导下有意培养黎强成为地下情报人员。

  1938年,黎强同志从大学毕业,在中共地下组织的安排下,黎强被送去了他心心念念的延安,在延安抗大更深入的学习情报有关知识。黎强同志来到延安抗大后就更名换姓,一直以李唯平这个名字生活。黎强同志在延安抗大期间不仅学习到更多的专业情报知识,还结交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钱申夫就是他在延安抗大学校时期的好友。在经过了一年多的学习之后,组织派他到西南地区进行谍报工作。因为能力很强,所以董必武亲自为他起了代号黎强,而且他的真实身份仅有董必武、周恩来几位中央领导人知晓,而这种保密性为他日后潜伏敌军做了很大帮助。

  黎强同志初到西南地区时,在一小学教书,当时国内抗日的呼声高涨,黎强趁此时机大力宣传抗战思想,但由于他所宣传的思想让当地政府官员很不满,黎强同志就被派去成都发展。当时的成都对于我党地下工作者来说可谓是龙潭虎穴,在成都搞“”,排除异己,大量地下党员被迫害。明知是九死一生,黎强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

  到了成都以后,黎强在旧友翟自湘家寄住了一段时间,在这期间黎强同志发现翟自湘与两名军官来往密切,黎强心中暗暗窃喜,这就是打入内部的绝佳机会!黎强开始刻意地接近这两名军官,在翟自湘与这两名军官聚会时,黎强开始无意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礼貌地问候几句,成功的在两名军官面前混了个脸熟,也不会让人生疑。

  翟自湘知道黎强没有家室,一直想把自己的姑姑介绍给他。黎强为了能够进一步接触那两名军官,获取他们的信任,便答应了下来。日子一天天过去,黎强与这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甚至开始称兄道弟,后来在两人的帮助下,黎强进入国军党校政治研究班深造,从研究班毕业后黎强顺利地进入了中统,成为了一名中统的特工。

  初入中统的黎强在通过了对他的层层审查后,顺利进入了中统情报部门,不过由于官职太低接触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黎强迫切地想要得到中统的重用,可他知道自己不能慌张,如果露出一点马脚,不但之前的努力全部付之一炬,自己也会性命不保,黎强只能一直隐忍不发等待一个崭露头角的时机。内部明争暗斗,中统和军统互相提防。黎强通过观察,发现一名军统特工已经混入中统,于是立即向中统长官报告此事。经过调查后确认此人就是军统派来的卧底。中统领导因此事慢慢开始重视起黎强,将手里一些重要工作交给他,黎强终于真正进入中统内部,接触有用的情报。

  党组织在知道黎强同志顺利打入中统内部后十分激动,迅速成立了专门针对黎强同志传递情报的交通线,并策划了极其严谨的传递方式。黎强同志获取到情报后,将情报用非常小的字写在纸上,再把这一张张写满情报的小纸卷成香烟,到联络点将香烟递给接头的同志,这样即使有人来搜查,也可以选择抽烟毁掉证据,不会留下把柄。但同时黎强想到只用一种方式传递难免会被人察觉,于是他有时也会将情报放在点心里或煮熟的鸡蛋里,时刻保持机警正是黎强同志能够在中统潜伏多年却一直没被发现的原因之一。

  1946年,黎强选择和成都县党部书记长的女儿赵蜀芳结婚,娶了她之后,高层对黎强更加信任,黎强也接触到了更机密的文件,为我党前线工作做了很大的贡献但就在这个时候,麻烦又来了。黎强同志的引路人周俊烈来到成都执行任务,却在成都街头被叛徒认了出来,不幸被捕入狱。黎强同志得知这个消息后坐卧难安,害怕周俊烈供出他身份的同时又担心周俊烈同志受到迫害。好在周俊烈同志战斗经验丰富,坚称自己早已脱离。黎强见好友并没有背叛组织,便用计谋将周俊烈放掉,并安排他离开了成都。

  黎强为了获得更多的情报,四处结交朋友,内很多官员作风问题严重,黎强同志为了和他们搞好关系也开始进出各种酒吧赌场。一次同中统特务科长叶申之一起喝酒时,叶申之因为被黎强灌了不少酒,黎强便将他送到办公室。谁知刚一进办公室,叶申之就开始向黎强同志炫耀起自己手中的绝密文件,没说几句叶申之就支撑不住睡着了。黎强确认叶申之睡着后迅速打开这份绝密档案,原来上面记载了打入我党的特务名单。黎强获取到情报后急忙与接头人见面将这份名单传递出去,组织上知道后立即与这些人断了联系,并安排与这些人认识的地下党员撤离,避免了许多重大损失。诸如此类的事还有很多,黎强同志潜伏的十年里向组织上传递了数不清的情报,每个情报都至关重要,他保护了许多同志不受迫害,为我党做出重大贡献。

  1949年,的失败已成定局,黎强同志本想跟随败军去往台湾继续潜伏工作,却不料被解放军抓捕,意外回到了组织的怀抱。组织对于黎强同志的归来十分惊喜,黎强同志秘密潜伏到敌方内部,为我党做出重大贡献,因此受到了几位中央领导人的接见和表扬。新中国成立后,黎强同志被中央委以重任,先后担任西南镇反办公室主任、中国公安大学副校长等重要职位,在职期间黎强同志对工作认线年代时,党中央还曾召开过向黎强同志学习的会议。1999年84岁的黎强同志因病去世,被安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在那段黑暗的岁月里,有无数个像黎强同志这样为了中国的解放而奋不顾身的地下党员,他们背井离乡,舍小家为大家,他们沉着冷静敢于斗争。他们对党有着绝对的忠诚,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宁死不屈,有很多人永远地留在了黎明前的黑暗里,他们牺牲自我为国家为人民引来了一个灿烂美好的明天,虽然我们无法一一知晓他们的姓名,但他们的功绩,他们的牺牲我们应当永远铭记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