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主页 > 最新新闻 >

高管自肥掏空山东海龙 恒天重组或陷80亿债务黑洞

发布日期:2022-01-21 21:37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21日,海龙公司内部人员向记者透露,在山东海龙与晨鸣控股解除托管合同之后,潍坊市政府已经初步确定引入中央企业中国恒天集团,以重组正在垂死挣扎的山东海龙。

  但恒天集团似乎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作为刚刚被“戴帽”的上市公司,山东海龙已经连续亏损三年,目前负债率高达90%以上,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海龙的债务,“刚开始说是40亿元,目前调查发现不止60亿元,很可能高达90亿元”。

  不仅如此,截至2010年末,山东海龙违规对外担保所涉金额高达4.23亿元,2011年上半年又新增违规对外担保1亿元。

  本报记者同时了解到,今年5月,潍坊市政府曾安排晨鸣控股托管山东海龙,并希望晨鸣控股使病入膏肓的山东海龙起死回生。但仅仅3个月之后,晨鸣控股便解除了托管协议。

  据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山东海龙员工透露,晨鸣控股止步托管山东海龙,关键原因也在债务问题上,“晨鸣托管小组曾携4.8亿元现金进入海龙,但其中3亿元随即被债务银行划走”。

  成立于1998年9月的中国恒天集团,是隶属于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的国有独资大型企业集团。现有直属子公司15家,旗下拥有上市公司4家,分别为经纬纺机、凯马股份、保定天鹅中国服装。

  其中,保定天鹅的主营业务为粘纤,与山东海龙正好吻合。据公开信息显示,虽然山东海龙负债累累,但其主营的短丝、棉浆粕、帘子布、帆布生产规模居国内首位,且有相对完善的科研开发体系和较为完备的中试生产线,已成功开发科技含量和附加值较高的系列新产品。

  但恒天集团上述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依然出言慎重:恒天集团“还在考虑是否介入山东海龙的重组,没有具体细节提供”。

  有分析称,恒天集团必须在尽职调查后,才能最终决定是否参与重组,其中债务状况有很大的决定作用。

  据了解,今年7月15日,山东海龙曾发生职工围堵公司事件,一位前来与职工对话的潍坊市副市长称,海龙债务大致有70亿元,其中欠银行50亿元,欠供应商20亿元,欠“五险一金”1亿元。不过联合资信公布的山东海龙评级降级公告称,截至2011年6月底,山东海龙负债总额已高达78.72亿元。

  在此背景下,山东海龙的经营业绩也让业界大跌眼镜。山东海龙2010年年报显示,2010年该公司实现收入47.2亿元,亏损3.72亿元。2011年一季度,山东海龙继续亏损5600万元。

  违规担保也是山东海龙的“致命伤”。9月2日,山东海龙发布的公告显示,2010年末山东海龙未履行担保程序亦未履行及时披露义务对外担保所涉金额达4.23亿元,占2010年期末经审计净资产的

  43.9%。截至公告日,公司仍未解决上述违规担保,且2011年上半年公司新增违规对外担保1亿元。

  据本报记者了解,涉及山东海龙担保圈的企业有新疆海龙化纤有限公司、山东海龙博莱特化纤有限责任公司、山东海龙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阿拉尔新农棉浆有限公司、潍坊特钢集团,公告显示山东海龙与上述企业签署担保协议后,对外担保额高达31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21.79%。

  更为蹊跷的是,8月30日,山东海龙召开第八届董事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会议全票通过了公司的又一个担保事项:山东海龙将以两宗土地抵押为全资子公司海龙纺织提供不超过1500万元额度的担保。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鉴于山东海龙股份有限公司财务状况恶化,生产经营压力加大,管理问题逐步显现,联合资信将其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调降至“A-”,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并将存续短期融资券“11海龙CP01”的信用等级由“A-1”调降至“A-2”。

  “逄的座驾是奥迪V8,光车牌号就好几万。”说起前董事长逄奉建,山东海龙的员工颇有些愤愤不平。

  据山东海龙员工介绍,由于公司情况恶化,山东海龙前董事长逄奉建,董事任国威,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总法律顾问辛青,副总经理刘金智,监事王兴华都先后提交了辞呈。

  该员工还向记者描述了上述部分前高管在任时的情景:逄奉建的亲属及公司原高管把持着公司两个最重要的部门,一是原材料的采购和产品销售,二是基建和设备维护。

  比如逄的亲属直接负责大宗商品像纸浆、竹浆及含铝盐酸的采购,大都采取收购后高价转手公司的做法,采购数量高达数万吨,粗略估计不当盈利均在亿元以上。

  另一个便是设备的维护保养。上述员工举例说,设备本来有一点小毛病,却说整个设备要更换,于是卖废铁一样将设备处理掉,再高价进设备。后来,人们惊奇地发现,卖掉的设备流入周边的私营企业。像海龙投资的海阳港、新疆工业园区都有诸多可疑报账单。

  在山东海龙,有一个奇特的现象,许多海龙高管离职后大都到当地或周边的企业担任主要领导或高管。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海龙的一位主要领导,现在已成为当地一家知名酒厂的主要负责人,另一名高管则成为相邻造纸厂的负责人。

  知情人透露,不排除有些人确实能力强,不忍心看海龙继续“烂下去”,愤而出走,但很多是挥霍海龙的国有资源为自己找后路。“像一位副总,在海龙对面一家餐馆就餐,一顿饭就吃掉9600元。”

  本报记者还了解到,晨鸣撤走后山东海龙公司一度出现管理真空,许多车间班组长趁机给自己开出上万元的工资单。在这种氛围里,山东海龙加速腐烂。

  另外,多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山东海龙员工透露,晨鸣托管之前,逄奉建等前高管已将个人所持股票悉数沽清。“因为辞职了嘛,不担任高管就可以不再持有股票。”

  目前,恒天集团尚未透露出明确参与重组山东海龙的信息,山东海龙新任董秘马力臣告诉记者,重组事宜“是由市政府和恒天谈,海龙现在的管理层不参与”。